新闻咨询
执行总经理 罗福生:19198635729
执行副总经理兼市场部经理
邓克新:19140236353
市场部 喻 强:19140236313
办公室 刘小燕:17778338720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咨询 >> 行业动态

油价上涨致水运业务兴旺

发布人:lshbgw 来源:网络 时间:2012/4/18 点击:2368

    水运抬头
  梁晓阳(化名)最近正在忙着和航运公司谈价钱,他是阜阳一家公司运输部门的负责人,他们的货要从阜阳发往长三角,虽然最近有些货也在蚌埠堵了几天,但他还是决定把能走水路的货都从淮河上走。
  本来,公司有自己的车队,走公路方便。可是,从2005年起,开始有客户提出,能不能走水路,节省运费。而正是在这一年,国内成品油价格频繁上调了5次。
  2007年,第二轮成品油调价高峰出现,从11月起,汽油和柴油的全国平均零售基准价分别调整为5980元和5520元;上浮8%后的全国平均零售价分别为每吨6460元和5960元。较之2005年3月,柴油出厂价格的累计涨幅达到1250元/吨。
  高涨的油价令公路运输成本陡增,梁晓阳的一位朋友从4月初开始焦急地寻找从阜阳出发的承运商,至今一无所获。“我出的价没有物流公司肯接单,物流公司出的价我又接受不了。”而就在这半个多月里,公路运输费又涨了5%。
  “油价的持续上涨使水运的成本优势得到体现。”方声龙说。
  于是,这3年来,梁晓阳渐渐把运输业务向水路转移。水路运量大,运费低,一般是以一单货两地间跑一趟每吨多少钱计算,从阜阳至长三角,根据距离远近,几十元到近百元不等。而现在的公路运输每公里没有8毛钱下不来。
  “懂行的客户往往直接提出走水路,也有的客户只要求在规定时间内运到,走哪里并没有要求,所以我们能走水路的就尽量走水路。”
  这笔账王传虎也计算过——他的船队此行将消耗14吨柴油,在同等的油料涨幅下,一吨铁矿砂从邹集拉到南京,铁路运费是水运的6倍,汽车运费大约是水运的8倍。
  况且,水运的途中损耗率也小于陆运,铁路运输的途中损耗尤其严重——这一点对于价格正在飞涨的铁矿砂、煤炭来说尤其重要。
  杨再山说,水运十分适合那些对时效要求不高的大宗商品。目前淮河水运仍然集中在煤炭、砂石、铁矿砂等原材料上,粮食、化肥等其它商品只占5%。
  而在周运强看来,目前水运占淮南矿业电煤总运量的20%,这还远远不够,“水运量基本上每年都增长50万吨,去年是550吨,今年是600万吨。”
  不见黄金的水道
  不过,低成本的水运业务的兴旺似乎并没有给航运公司带来多大的欣喜。
  4月21日下午,业务员朱建明(化名)百无聊赖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并不担心河上那拥堵的情形。他所供职的航运公司,有部分船舶已经停运,现在即使有生意上门,他也要考虑一下“能不能做”。
  朱建明所在的航运公司主要经营煤炭、石英砂等散货的水运,有大大小小100多艘船,大部分是挂靠在公司的私人船只,这种现象在当地航运公司中十分普遍。挂靠船只自己接生意,每年向航运公司上交管理费。
  “现在跟货主谈价很难,前段时间帮挂靠在这的私人船只谈价,都跟货主闹翻了”,朱建明说,油价不停地涨,可是散货船的运价一直上不去,“每吨运费我们只要提高3块钱,货主就找别人做了。”
  朱建明帮忙谈价是一位从蚌埠到无锡运钢材的货主,每月运2万吨,原来每吨运价58元,油价涨了之后,挂靠船只提出每吨涨5元,货主就不干了,找了一圈别的公司,最后还是回到朱建明这里,以每吨涨2元成交。
  在朱建明的记忆中,油价从来没有像这两年涨得这么快。“油价每上涨500元,跑船的净利润就下降10%,一艘500~600吨的船,现在跑一趟下来,净利润只有几千元。”
  现在国有的水上加油站均价在6300元/吨,而私人加油站要比国营的加油站每吨贵700~800元。“但是国有加油站每次最多给你加1吨,往前开一段路就没油了,还是得到私人加油站去。淮河上最高的时候,油价达到7200元/吨。”
  一些小型船只无法保本运营,最后只能选择退出。今年头4个多月,谢长海任总经理的蚌埠市治淮航运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就有七八艘挂靠在公司下的船只以废铁论价,变卖退出。“那些300吨左右的小船,买的时候是40~50万,卖的时候是20多万,只用了4~5年,而这些船的出厂使用期是30年。”谢长海感叹说。
  治淮航运主要经营化工品的水上运输。相对散货运输几乎完全无法转移成本,在油价暴涨下,经营化工品运输的航运企业的议价能力要相对强些。谢长海的客户多是长期客户,接受了部分油价上升带来的运费上涨。
  谢的客户之一,蚌埠市平利安石化有限公司的经理欧勇告诉记者,去年跑一趟25元/吨的路线,今年运费已涨到28~30元/吨,他们分担了约30%的油价上涨。
  随着物流市场完善,成本向下游转移不可避免。航运业人士认为,与公路运费的快速上涨不同,目前水运费用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的水平。油价的上涨使水运企业的盈利空间受到不小的挤压,加剧了行业内的洗牌。 记者 曾航 庄颖

Copyright @ 2010-2011 千赢手机app下载官网恒邦港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03401号
川公网安备 51112302000138号